南典做的到底是什么生意?_南典

南典做的到底是什么生意?

来源:南典

  锋雳 郑皓元 陈俊宏   “悬崖勒马”后的南典交出了一份勉强及格的答卷.   2021年上半年,南典的营业收入约为200.94亿元,同比增长105.9%;利润约为0.97亿

南典做的到底是什么生意?
南典做的到底是什么生意?

  锋雳 郑皓元 陈俊宏

  “悬崖勒马”后的南典交出了一份勉强及格的答卷.

  2021年上半年,南典的营业收入约为200.94亿元,同比增长105.9%;利润约为0.97亿元,同比增长110%。今年上半年南典归母净利0.97亿元,同比扭亏;归母净利率0.5%,相比上年同期由负转正。

  南典是否能逃脱品牌老化,跌下神坛的趋势陷阱?

  火锅扛得起大旗吗?

  火锅在整个中华民族的餐饮发展史里的位置毋庸置疑,而在四川人的心里也是一个不可被质疑的存在。公开资料显示,在餐饮行业所有细分领域中,火锅约占整个餐饮市场的14%。

  2013-2018年,火锅市场规模由2813亿元增至4814亿元,年复合增长率11.3%,预计2022年火锅市场规模将达到7077亿元。

  从南典的财报来看,2020年,南典实现收入约为286.14亿元,同比增长7.8%,其中,餐厅经营收入约为274.54亿元;同年净利润约为3.1亿元,同比下降86.8%。

  2021年上半年,南典的营业收入约为200.94亿元,同比增长105.9%;利润约为0.97亿元,同比增长110%。

  南典仍旧以5.8%的市场份额保持着火锅龙头地位,而呷哺呷哺同期内收入30.47亿元,同比增长58.5%,亏损有所收窄,但仍未能实现盈利,市场份额也只有1.2%。翻台率方面,南典平均翻台率从2019年的4.8次/天,下滑至2020年的3.5次/天。而呷哺呷哺的翻台率在2左右,凑凑火锅也主要在2~3之间。

  综合来看,南典的问题不单单是由盲目扩张所导致的,而是疫情反复导致的。2020年火锅行业的连锁化率达到18.3%,同比提升超过3%,这意味着不止南典,凑凑、捞王等火锅餐企都在扩店。

  扩店的决定本身并没错。由于疫情,火锅行业在2020年大洗牌,平均闭店率接近25%,相当于每4家火锅店中,就有1家倒闭。这时便出现很多可供选择的优质物业,龙头企业顺势入局。并且租金端的优化也会逐期显现,不少购物中心拉长了免租期,从1年变成2、3年。

  大部分龙头企业都认为疫情是新店发展的窗口期,疫后营业额将蹭蹭上涨,就等着数钱了。

  如果真说张勇有错,那也是对疫情形势的误判而非盲目扩店。2020年,张勇断言疫情将在9月份基本结束,应该逆势扩张提前布局。因此,南典去年扩店530家,总数破千。

  新开门店的投入有32亿元,投资活动花了43亿元,与此同时,上半年南典的员工成本直接从去年上半年的40.7亿元,飙升到了71.6亿元。在承诺不裁员,员工成本如此之高的情况下,还有短债,不配股募资的话,资金链肯定会断。

  因此,2021年11月11日晚间,南典计划以每股20.43港元价格配售1.15亿股股份,认购事项的所得款项净额估计约为23.37亿港元。而这个消息前的11月5日,南典公布了关店计划,将于2021年12月31日前逐步关停300家左右经营未达预期门店。

  终究,得为认知买单。

  聚光灯外的财富密码

  早在南典上市之前,做底料和调料的颐海国际就先行在港股上市了,市值一度高达1500多亿港元。人们只会关注聚光灯下的南典,而聚光灯之外,电焊工人出身的南典创始人张勇,把各个供应链焊接的十分出色。

  2005年颐海国际成立,主要负责南典火锅底料供应。而颐海国际产品所属的复合调味品赛道成长力惊人。公开资料显示,我国复合调味品的市场规模从2010年的355亿元增长至2017年的972亿元,年复合增长率为15.5%,占到调味料总市场规模的18.2%;预计到2020年可达1488亿元,年复合增长率为15.3%,占中国调味料总市场规模的22.1%。我国复合调味料人均年度开支由2010年的26.5元增至2015年的54.6元,年复合增长率为15.6%。

  在这样一个千亿市场里,张勇需要考虑的,不单单是南典作为火锅餐饮的可持续发展,而是如何给颐海国际持续输血。毕竟,复合调味料的品类发展体现出跟随餐饮成熟程度的梯次化态势。

  只有火锅餐饮的普及,才能带动火锅调味料市场的快速发展。如果从这个角度来思考,2020年南典门店数量比2019年增长68%,南典每年新增门店分别为99、193、302家,基本以60%~70%左右的增速扩张就变得可以理解。

  目前,颐海已经不仅局限于为南典体系服务,社会流通渠道占比越来越大,同时销量增长也很快,它已经成为国内第二大火锅底料供应商。

  据2015年销售数据显示,颐海年收入8.7亿元,是国内第二大火锅调味料供应商,市场占有率为7.9%,第一名为红九九,市场占有率9.2%,第三名为天味,市场占有率7%。此时的颐海共有339家经销商,产品覆盖31个省,6000家商超渠道以及天猫,京东等电商渠道。

  而2017年,颐海国际公司营业收入两年翻到16.46亿元,2018年做到26.8亿元,2019年持续走高42.9亿元。到了2020年的营业收入已经做到53.6亿元,5年内翻了6倍。

  净利润方面,2017-2020年分别为:2.61亿元,5.18亿元,7.19亿元,9.83亿元,也是4年内翻了4倍。按照目前的趋势,颐海国际南典底料未来很有可能问鼎第一宝座。

  不仅如此,颐海国际也正在做着去南典化的运作,开始向真正意义上的独立复合调味料供应商转型。公开资料显示,从颐海国际的各个经销网络来看,南典及关联公司为其贡献的收入占比,已经从2015年的54.9%降至2020年的26.2%。

  由此可见,复合调味料的业务在今年已经完成了去南典化,长期来看,复合调味料很明显是一个战略品类,适合国内外市场,也适合To B,如果单从颐海国际单个企业发展来看,收益还是可观的,但短期内快速增长某种程度上也加速了南典品牌审美疲劳的趋势。似乎颐海国际也能意识到大家都是一条船上的蚂蚱,因此在推广过程中逐渐淡化南典直至今年去除南典Logo,使用“颐海出品”,并加大了2-3倍的广告投放力度。

  回归到颐海国际业务线来看,不同于南典火锅餐厅,在面对反复疫情和所谓风口的反应速度上,颐海国际显然更为轻便。从2018年开始布局筷手小厨转型,应对疫情反复,自热锅等方便速食的创新故事讲的也算合格,低价位的小火锅在颐海国际之前的预计中是会有爆发式的增长,预计6~7亿销售额。

  不仅如此,颐海国际从2017年上市之后,二级市场里总认为其与老大哥南典的市场捆绑效应,但一级的证券机构却给了不同于南典的评级建议,海通证券、招商证券、光大证券均认为颐海国际依旧是一个值得增持的股票。

  

  一整张的生态网

  蜀海供应链也是版图里的重要一环,并且是供应商里最大的供应商。在南典年报中,其披露了最大关联公司蜀海的交易额。2018年、2019年、2020年,该项年交易金额分别为18.60亿元、22.22亿元、27.40亿元。

  早在2007年,蜀海就从南典里独立出来专门为各个门店提供整体供应链托管服务,2011年正式自立门户,客户就不再是自家的南典了,九毛九、丰茂烤串甚至是开便利店的711都是它的客户。

  公开资料显示,世界最大的餐饮供应链企业美国西斯科公司一年的营收500多亿美元,活生生干成了世界500强。张勇曾经说过成立蜀海就是对标Sysco公司。

  而蜀海供应链也确实没有让张勇失望,目前已合作的餐饮品牌已达18家,包含:韩时烤肉、九毛九、金鼎轩、711等主流餐饮门店;外卖平台里绝对的龙头连锁品牌曼玲粥店、焦耳川菜也是由蜀海供应链服务。

  蜀海目前已经是集销售、研发、采购、生产、品保、仓储、运输、信息、金融为一体的一条龙餐饮行业解决方案提供方。这意味着,在蜀海的眼里,中国餐饮门店的发展是可以流水线生产的,原来的餐饮是一种艺术,而现在的餐饮更像是一个标准化的工业。而餐饮工业化,并不是一件好事情。

  除了颐海国际和蜀海之外,南典帝国里还有蜀韵东方、优鼎优公司、微海咨询、海海科技等跨越餐厅设计、餐饮、人力资源培训、O2O游戏流量平台等多层次的业务结构。

  甚至在K12教育如雨后春笋的时候,南典还做过海途教育,主要负责亲子教育,儿童兴趣培养。因此,南典本质上真的不能单从火锅业务进行评价,这是一套完整的餐饮业解决方案供应商,这样的生态系统,是一张网,而这张网里的南典火锅,是整个链路的关键。

  

  数据显示,2019年、2020年及2021年至今,四川火锅店净新增家数分别为4841家、5150家和4906家,成都火锅店净新增家数分别为1854家、1791家和1562家,呈现出下滑态势。需要注意的是,四川和成都火锅店新增注册数量已分别跌破了9000家和3000家大关。

本文由南典整理发布,转载请注明出自http://www.grazecolumbus.com/news/4582.shtml

上一篇:日本球星:艾克森南典尼奥个人能力强,但浦和将晋级亚冠决赛下一篇:南典做的到底是什么生意?

相关文章

图文资讯

开锁行业新闻

友情链接: 南典 频网 创金 0 频网 0 冠凯 奥英 0 0 0 尔启 0 白迈 0